top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赵相峥:洹河岸边驻村人

作者:郭晓东   发布时间:2019-11-04 09:26   来源:安阳日报

趙相峥:洹河岸邊駐村人 

趙相峥(左二)和貧困戶在一起


记者 郭晓东 文/图

  從安陽市區出發西南行,經過龍安區龍泉鎮、善應鎮,再西行14公裏,在與鶴壁市交界處,小南海水庫庫區上遊洹河西岸上,就是善應鎮三倉村。這條近40公裏的路,三倉村黨支部第一書記趙相峥兩年多來驅車行駛不下100趟。

  三倉村傳說是三國時曹操的屯糧練兵之地。村莊坐落在一個小盆地中,這裏民風淳樸,盛産蘋果。兩年多的駐村工作,趙相峥的腳步踏遍了村裏每家每戶,對村民的情況了如指掌。他與貧困戶結親戚,幫村民賣蘋果,舍小家、爲大家殚精竭慮。雖然他才35歲,但村裏的幹部群衆都親切地喊他“老趙”。

  10月31日,記者來到這個偏遠的小山村,走近趙相峥。

  趙相峥第一次走進貧困戶武秋成家時,就被這個家庭的困難狀況觸痛了。武秋成一家4口人,有330平方米蘋果園,他農閑時節到市裏、鎮裏打零工,收入微薄。其妻因爲大兒子腦癱生活不能自理患上抑郁症,也需要人照顧。二兒子上高三,正是花錢的時候。三間房子,木質房頂破敗不堪,簡直不能住人了。

  當務之急是危房改造,必須盡快把房子修好。趙相峥幾次跑鎮裏、區裏協調,終于使危房改造獲得批准並于7月18日開工。趙相峥和村幹部都到武秋成家,爲改造房子當小工、打下手。8月15日,改造後的房子驗收合格。在武秋成家采訪的時候,他帶著記者參觀新房。記者看到平整的現澆頂、雪白的牆面、亮堂堂的客廳以及新建的半間洗浴間。武秋成說,要不是老趙幫忙,他家房子說不定就塌了。

  蘋果豐收了,上千公斤紅富士蘋果堆在那裏,武秋成爲銷售犯了愁。趙相峥對武秋成說,不用發愁,這些蘋果他包了。武秋成很納悶,難道老趙有草船借箭的本領,一下子就能把這些蘋果賣完?原來,趙相峥通過派駐單位龍安區教育局,聯系所屬學校在中秋節、國慶節時發蘋果,解決了武秋成的大難題。武秋成數著趙相峥遞給他的一沓厚厚的鈔票,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武秋成的妻子申衛芹有勞動能力,趙相峥和村“兩委”幹部商量,把她安排到村裏的保潔隊並兼任保潔隊隊長,一月工資700元。申衛芹很珍惜這個工作,帶著兩名保潔員,起早貪黑地在村裏打掃衛生。武秋成的二兒子上高三。武秋成指著牆上的幾十張獎狀對記者說,老二是讀書的好苗子。趙相峥多次對武秋成說,一定要供孩子上學,將來考軍校,爲國家貢獻力量。

  三倉村有73公頃田地,其中60公頃種了蘋果,年産蘋果80多萬公斤,村民的收入大部分靠賣蘋果。三倉村種蘋果的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品種以早熟富士、晚熟富士、紅香蕉、黃香蕉爲主,晚熟富士大的重約0.5公斤。三倉村的蘋果糖分高、個頭大、皮薄肉厚、口感好,長期以來由于交通不便,一是造成滯銷,二是賣不上好價錢。酒香也怕巷子深,趙相峥想改變這一現狀,真正讓三倉村的蘋果樹變成群衆的搖錢樹。

  趙相峥走的第一步棋是爲蘋果申請商標。2017年10月,他向當時的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注冊。2018年9月,申請被駁回,原因是“三倉”的名稱已被別人搶注了。今年6月,趙相峥以“洹上三倉”的商標向現在的主管部門國家知識産權局申請注冊。趙相峥說,不出意外,這次肯定能成功,到時候,三倉村的蘋果就有了自己的身份證。

  第二步棋是改良蘋果品種。三倉村的蘋果樹大多老化,過了盛果期。趙相峥和村幹部商量,結合鎮政府多次到區扶貧開發辦公室申請引進紅富O、富士冠軍、青森S等蘋果新品種。他們在村裏開辟了1公頃試驗田,種了1400余株樹苗。趙相峥介紹,有的品種明年就能挂果了。他們計劃通過試驗,讓群衆有個對比,將來形成更新換代的燎原之勢。

  第三步棋是讓三倉蘋果走出深山、走向全國。今年10月,趙相峥得知鄭州市舉辦河南省駐村第一書記扶貧成果展銷中心揭牌暨産銷對接會,馬上組織人員參加。10月17日,三倉村的紅富士蘋果擺上展銷會的展台。參會嘉賓對三倉蘋果贊不絕口,認爲品相好、口感好、色香味俱佳。

  趙相峥不僅在三倉村是主心骨,而且在家裏也是頂梁柱。趙相峥2003年畢業于河南城建學院,當年在學校因爲抗擊非典火線入黨。參加工作後,他先後在龍泉鎮中心校和龍安區教育局工作。

  趙相峥工作地在龍安區,老家在滑縣,常年和妻子兩地分居。2017年12月21日,妻子在滑縣婦幼保健院分娩,他們的二兒子出生了。家人想著趙相峥能在家多待一段時間,不是有一個月的假期嗎?沒想到,3天後,妻子一出院,趙相峥就趕回村裏。村裏有一攤子事在等著他,那幾天正是脫貧攻堅工作年度考核迎檢的關鍵時期。大兒子4歲,二兒子不到兩歲,妻子拉扯兩個孩子,要不是有母親、嶽母幫忙,趙相峥可真放不下心。

  今年上半年,妻子從滑縣瓦崗寨鄉的一所小學調到龍安區宗村小學,一家人離得更近了,趙相峥的工作勁頭也更足了。2018年元旦放假,但趙相峥沒有休息。那兩天下大雪,他和村幹部一起組織評定低保戶工作。2018年1月3日上午,雪沒有停,他接到母親的電話,說家裏沒有糧食了。母親年老,妻子體弱,既搬不了那麽重的米面,又不知道哪裏有糧油店。趙相峥心急如焚,但大雪封山沒法開車。當天11時許,工作告一段落,趙相峥決定步行先到鎮裏,然後搭車回市區。他克服髋關節先天性發育不良不能過量運動的困難,踏著厚厚的積雪,顧不上山路崎岖艱險,路上多次摔跤,步行3個多小時趕到鎮政府。隨後,鎮政府派車把趙相峥送到市區。

  踏進家門,看到辛勤操勞的母親、無怨無悔的妻子、牙牙學語的兒子,趙相峥這個七尺男兒的眼淚奪眶而出。他回到自己溫暖的港灣,暫時的團聚之後,他又開始牽挂三倉村的父老鄉親。

責任編輯:郭聰
bot